经济史研读——南海公司与英格兰银行的恩怨

经济史研读——南海公司与英格兰银行的恩怨。这是怎么回事呢1720年前后,英国南海泡沫和法国密西西比泡沫先后爆发,范围仅限于英国、法国两个国家。18世纪初,欧洲爆发了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,几乎整个西欧都卷入其中,从惨烈程度和历史影响力来看,这场战争远比两次泡沫重要。很有意思,就算在欧洲,今天也很少有人知道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,人们反而对南海泡沫、密西西比泡沫造成的灾难记忆犹新。更有趣的是,尽管人们记得这些,反复把这些当作反面教材,金融危机还是时常发生。呜呼!后人哀之而不鉴之,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。

在东印度公司与英格兰银行的争霸中,英格兰银行取得胜利。1702年,威廉三世去世,此时安妮女王亲自召集了一批贵族(他们大多数都是英格兰银行的股东),让他们出资资助英格兰银行,正因如此,这才稳住了市场,使英格兰银行顺利度过一劫。但是下一次,英格兰银行还能如此幸运吗?

对于所有的人类而言,金融危机与战争是一样的残酷,金融危机对财富的毁灭能力甚至比战争更触目惊心。在弹指之间,财富灰飞烟灭,也许正是这个原因,金融危机给人类带来的痛苦永远不可磨灭。我们反复说,危机、危机,任何一次危机都一定是一次危险的机会。真正成就英格兰银行市场地位的历史事件是南海泡沫,造就英国日不落帝国的历史事件也是南海泡沫。

密西西比泡沫之后,法国人抛弃了银行体系,历史则抛弃了法国,工业革命在英国率先破土而出,轰鸣的铁马把人类带出洪荒。

虽然未来一片光明,但当下的英格兰银行只觉得自己随时都有可能掉,作为一家商业银行,它最大的愿望是生存下去,活下去才是最好的选择!继东印度公司之后,英格兰银行最大的威胁就是南海公司!在众多记述英格兰银行历史的经典著作中,南海泡沫被反复提及。很多人一定奇怪,区区南海公司不过是个骗子,怎么能跟最强大的商业银行相提并论呢?事实不是这样的。南海公司完全不像传说中的那么不堪,要不是南海泡沫搞出的动静实在太大,它取代英格兰银行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。这段历史,让我们从南海公司与英格兰银行的恩怨说起。

光荣革命给英国带来了《权利法案》,还有无穷无尽的债务,大同盟战争耗费了大量财富。伟大的亚当·斯密如此评价这段历史:缔结《里斯维克和约》的奥格斯堡同盟战争(大同盟战争)奠定了英国目前巨大债务的第一个基础。大同盟战争的血迹尚在,一场更大的战争——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——在欧洲爆发了,这是一场持续了14年(1701—1714年)的欧洲大战,几乎耗尽了王室所有财富。日复一日的借贷同样使得英国王室不堪重负,每年利息支出就占总收入的30%~40%。就算有英格兰银行做支撑,王室也已然债台高筑,恐怕再次颁布停兑令也未必能解决问题。只要动脑筋,办法就总比问题多。

1711年5月2日,英国财政大臣牛津·罗伯特·哈利伯爵向议会提出筹建南海公司,目标是偿还国债。具体来说,就是国债持有者可以自愿将国债转化为南海公司股票。那么,投资者为什么要换成南海公司的股票呢?国债换成股票,股票持有者不但能获得保底收益——王室承诺的6%的利息,还能获得南海公司股息。南海公司就一定能赚钱,一定能给投资者分红吗?答案是肯定的,罗伯特倡议成立的南海公司可不是一般的公司,其定位跟英国东印度公司一样,英国东印度公司在印度有什么特权,南海公司在南美洲就复制什么特权。

非但如此,南海公司还以东印度公司为信誉背书,东印度公司以货物、丝织品、鲸须及其他商品的关税为南海公司固定利息担保。在提交的《南海法案》修改稿中,甚至规定该公司董事长必须由国王兼任(这一条最后没有实现)。南海公司地位有多牛,不用再解释了吧?必须先告诉大家,南海公司刚成立的时候根本没有“南海泡沫”之说,南海泡沫发生在南海公司成立10年后。这段时间,伦敦金融市场从未消停,经常听风就是雨,一轮又一轮爆炒,只是还没有达到全民癫狂的程度。《南海法案》最终版有这样的条款:王室特许,允许公众选择将947万英镑债务转换为南海公司股票。二者等值转化,100英镑国债可以转化100英镑南海公司股票。从当代金融业务的角度来看,这是一个典型的“债转股”方案:国债转化为南海公司股权。在癫狂的市场上,对于转换者来说,固定利息收入早就可以忽略不计了,最重要的是由股票增值而来的资本利得。

有了这样的前提,债转股工作进行得非常顺利,在某种程度上转股根本就是一种特权,拿到股票就等于拿到了财富,又有谁不去转股呢?对于王室来说,这笔交易收益也不错。既然947万英镑国债都已经转股,国王不再还债,那么成本仅仅是南海贸易特许权。多划算的一笔买卖啊!问题在于,当时南美还在葡萄牙和西班牙手里,南海公司要想拿到真金白银,必须自己动手去敌人手里抢,至于能不能弄到真金白银,是它自己的事。基于以上条款,当代很多人认为南海公司从成立之初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骗子。我不这么认为。

在英国东印度公司获得王室特许权的时候,莫卧儿帝国还龙精虎猛,英国东印度公司照样实现了殖民,开拓了印度英属殖民地。按照这种逻辑,英国东印度公司应该同样是骗子,却从来没有人这么认为。莫非只有成功者才不是骗子?或者真的是这样。所谓“金融”讲的是未来的故事、未来的收益,很多人猜到了故事的开头,却没有猜到故事的结尾,紫霞仙子遇到的英雄没有身披金甲圣衣,孙悟空如果不成为齐天大圣便一直是野猴子。在故事的开头,英格兰银行是非常糟糕的。王室、南海公司、国债持有者实现多赢,整个事件看起来最糟糕的受害者就是英格兰银行。

因为南海公司和三家合股银行组成了一个辛迪加,垄断了债转股过程,英格兰银行被排除在外。更糟糕的是,1711年南海公司成立的时候,英格兰银行在王室特许权竞争中败北,其股票在市场狂飙的时候一落千丈。

英格兰银行因经营王室债务而生,王室债务不但是最主要的业务,而且是信誉的根本。南海公司发明了“债转股”,已经把英格兰银行逼进了死角。如果没有后来的南海泡沫,英格兰银行很快会在历史长河中无声无息地消失。历史给英格兰银行留出了足够的机会。它没有猜到故事的开头,却一直笑到了故事的结尾,或许这才是上天的安排。南海公司虽然强大,南美商路却不是一天建成的,击溃西班牙、葡萄牙的势力更非易事。

南海公司高管、董事们没有一个具备贸易经验,南海公司最大的盈利点在于对外贸易,结果,直到1717年,南海贸易公司才派出第一艘贸易船,20万英镑的货物在南美滞销,变成了废料;沾满鲜血且获利最高的奴隶贸易,又因为运输条件实在太差,众多不幸的奴隶丧命或被弄残,根本卖不出价格。

尽管商业经营不怎么样,南海公司的经营者却拥有非凡的金融炒作艺术,在市场上充分发挥了自己的金融特长,愣是把虚构的故事开头变成了线年居然上涨到94英镑,而且继续一路飙红。1715年,南海公司扩股,股本金扩大到1000万英镑,开始真正具备与英格兰银行角逐的实力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