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海鸥》让你笑让你感受生活的荒谬

第二点是更深的一层,契诃夫的戏有个很大的特点是,每个人都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面。他的戏剧不像前人那样,里面的人物必须是你说完,我听了再说,我说完,你听了再说,他不是那种完全写实的交流。在他那个年代的俄罗斯,中小知识分子都是很孤独、苦恼的,互相之间是不理解的。有些导演的戏,会去刻意表现这种不交流,赖声川处理得就很好,比如舅舅一出场时,自己在那说话,没有任何一个人听他说这些话。还有几场群戏,每个人各自都在想着自己的事,封闭在自己的心灵世界里,相互之间是不沟通的。——林荫宇(著名导演教育家)

我觉得契诃夫的《海鸥》更诗意一点,更散文化一点,这一版强调情节和人物外在东西多一些。这个戏的风格是我拿不准的地方,它有点太像喜剧了,契诃夫的戏需要这么夸张吗?这得让人想想。不过,它整体上的风格是很完整的,故事背景被转移到了上海郊区,有民国味儿。在这种完整的风格下,无论是人物台词,还是表达方式,都有民国范儿。——解玺璋(著名评论家)

这个戏,赖声川走的是市场商业化的道路,尽管契诃夫的戏不太适合找明星来演。闫楠在这个戏里进步特别大,康丁一登场从衣着上看就还没有完全长大,很叛逆,充满幻想,还没有断奶。比如换药那一场,尽管他很反抗,但最后还是依偎在妈妈的怀里哭了。但是,在最后一幕,康丁成长了,他最后的表演是清楚的,开枪自杀也让人不觉得突兀。

我看过中外很多版本的《海鸥》,华人排的版本里总爱把索林庄园当成很洋份儿的大庄园,里面的作家、管家、医生都是知识分子的形象,演起来有点儿刻意地去学外国人,装绅士的味道。其实不是这样的,我们去看《安娜·卡列尼娜》这样的作品就会发现,俄罗斯的庄园有很粗鲁的气息。赖声川把故事的发生地放在中国上世纪40年代的一个中小庄园里,这是恰当的,里面的人不是文化程度很高、很高雅、很有钱的那种人,而是小庄园主、小资本家。——林荫宇(著名导演教育家)

剧本没什么改动,赖老师只是把背景从俄罗斯庄园改到了上海的郊区。这个处理是很妙的一种改编,对于中国观众来说,起码对我来说,是有带入感的。这可能跟父亲(曹禺)的经历有关,看康丁和妮娜排戏的时候,让我联想到他之前在国立剧专上学的情景,一帮热爱戏剧的年轻人去排戏、演戏,这种个人化的联想让我在台下有种梦境的感觉。——万方(著名编剧、导演)

我2013年看的首演,当时感觉赖老师的路子是对的。这次整体就好了很多,它不是那种外化的喜剧,而是由人物内在性格牵着的,你会觉得人物就该那么去表演。在剧本方面基本没动,也让我们看到契诃夫这种大师的戏是可以随着时代变化不断演下去,契诃夫的戏没有特别戏剧化的故事,很多东西藏在人物的一句话、半句话里面。——尚晓蕾(编剧、资深戏剧人)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